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 正文

【第五人格杰空同人文】杰克X空军cp短篇同人文:意乱情迷

编辑:Crush2019-01-09 16:52:07来源于:好男人
【第五人格杰空同人文】杰克X空军cp短篇同人文:意乱情迷

叮。

量酒器铜质边缘撞上了鸡尾酒杯的杯口,发出清脆的撞击声;与酒吧里嘈杂的人声和舞曲混合在一起,敲击着女孩的耳膜。头顶的彩色投影灯旋转着向她投去一片昏暗的色彩,她百无聊赖地坐在高脚凳上,看着吧台后面的调酒师摇晃着摇壶。待到摇晃的声音停下来后,调酒师打开顶帽,将摇壶里橙黄色的酒倒进装满碎冰的三角杯里。女孩看着调酒师修长的手指将一枚樱桃装饰在杯沿,然后倒入液态二氧化碳。

“一杯美丽的天蝎宫鸡尾酒,送给美丽的小姐。”调酒师的声音温润而富有磁性,他笑着把三角杯推向女孩。雾气从杯子里溢出来,流到桌子上。

“谢谢。”玛尔塔·贝坦菲尔接过调酒师递来的吸管,尝了一口“天蝎宫”。她不着急去看调酒师期待的目光,而是闭上眼睛品尝着鸡尾酒,任由白兰地的果香和朗姆的细润甜味从舌尖散发到鼻腔和喉咙,然后才把鸡尾酒缓缓咽下。

“十分感谢调酒师为我调制的这杯‘天蝎宫’,”她看到面前调酒师的眼中迸发出光彩,“但你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这其中基酒之一的白兰地酒不能够加冰——这是错误地借用了威士忌的方法。正确的方法应当是用手掌的温度慢慢加热特质高脚杯中的白兰地,这样才会使酒香和果香真正散发出来。”

调酒师的表情僵了一下。玛尔塔觉得他一定很想惭愧地钻进酒柜里。

然而玛尔塔还是低估了调酒师。他换了一副表情,对玛尔塔挑起了眉:“这么说,一位从未出入过酒吧的上流社会大小姐,也懂得这些调酒知识吗?”

玛尔塔不是那些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对调酒师迷人的笑容完全不为所动。然而对这番话却让她感受到了浓浓的调侃之意。

不过调酒师说对了一半,她的确是第一次来到酒吧。这对于一个打小生活在伦敦的人来讲很奇怪,毕竟酒吧文化在英国文化里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大多数人在闲暇时间都会选择来到酒吧里小憩一番,这一点从现在酒吧里的人流就可以看出来。但玛尔塔也参加过不少上流社会的酒会,在那里——即便是她自认为的——跟着调酒师学会了不少调酒知识。只不过她从未跟别人提起而已。

“作为一名预备空军,我可没有那么多闲时间来到这种地方消磨人生。并且,在接触一件事情之前先行去了解它,这是我一向的习惯。”她说,拿起习惯又喝了一口鸡尾酒。

“预备空军...不错。”调酒师拍了拍手掌,玛尔塔觉得他可能在表示他的赞扬。“那么,这位漂亮的预备空军又为什么来到伦敦治安最不好的南区呢?难道不怕…”他故意没有说下去,笑着去看玛尔塔的反应。

玛尔塔白了他一眼。“通常情况下我不应该把我的任务讲给陌生人听,尤其是在这种人多眼杂的酒吧。不过假如是你,我可以考虑一下。”面前的调酒师虽然从一开始就给她留下了不懂常识的印象,但奇怪地,她却莫名对他有种好感——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吧,玛尔塔心想,她感到自己的脸上正在泛起红晕,不过好在身处酒吧内彩色射灯的投影下,她希望这红晕不会太明显。

“我需要把在南伦敦泰晤士河一带多次趁夜性骚扰女性的混蛋揪出来。”她言简意赅。

调酒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没错,我也听说这一段时间泰晤士河南岸不太安宁——真是奇怪,在鱼龙混杂的酒吧里竟然鲜少见到骚扰事故,要知道酒吧里居心不良的人可真不少。”

“比如你?”玛尔塔开了个玩笑。她非常高兴地看到面前的人被她堵得哑口无言。

在刚刚的那一瞬间,玛尔塔产生了让调酒师帮助自己的念头——每个来到酒吧的人总会到吧台点一杯酒。只不过,她还是十分怀疑调酒师的成功几率,毕竟——他所在的吧台位于酒吧的一个角落,连酒吧中心舞池震耳欲聋的乐声都几乎听不见了。应该没有人跑到这个偏僻的地方点酒吧,玛尔塔心想。

“不过,我或许可以帮助你一下,留意留意那些行踪鬼祟的人,毕竟我对这种性骚扰行为是无法容忍的。”调酒师说,一边拿起一个透明的玻璃杯擦拭起来。

玛尔塔道了声谢,再次面向酒吧在高脚凳上坐了下来。周六是休息日,她认为在这个时间段很容易注意到那些形迹可疑的人,来完成自己的任务。偏僻的吧台很容易就能看到酒吧的全貌,这也是她选择坐在这里的理由。

“你为什么要不停地擦拭酒杯呢?”玛尔塔揉了揉眼睛,注意到了调酒师的动作,好奇地问道。

“因为,假如我无所事事地呆站在这里的话会给客人带来一种压迫感——就好像我正在专心盯着他一样。不仅是在吧台,以前我受邀到酒会作调酒师时也是这么打发时间的。”

“那么看来,两个无所事事的人今天第一次见面就在对方身上找到了话题,真是难得。”

“事实是,虽然你不记得,但我们之前的确是见过的。”调酒师轻轻地说。

刚刚低着头品酒的玛尔塔惊异地抬起头,与调酒师对视,但出人意料地,她感到一阵眩晕向她袭来。她迅速地抬起手扶住额头,摇晃脑袋尽力驱赶这股怪异的眩晕感。

她听到调酒师笑出了声。“怎么,我们的预备空军酒量这么低吗?早知道在你提要求时我就选用烈酒来给你配置了——想尝试一下金酒吗?还可以点火。”

没等玛尔塔给出答复,调酒师又乘机俯下身,说话声音带动周围的气流在她的耳边打转:“还是,一杯代表着斯拉夫民族*荣耀的传统鸡尾酒,不能得到‘玛尔塔’的赏识呢,玛尔塔·贝坦菲尔小姐?”

(注:Marta一词源自斯拉夫民族的斯拉夫语,发源于今波兰维斯杜拉河上游,是欧洲最大的民族;天蝎宫鸡尾酒虽然度数较低,但后劲不小)

“作为一名优秀的调酒师,最不缺的就是各种上流社会酒会的邀约了。不过你们赴宴是让自己开心,而我赴宴,却是让你们开心。”调酒师打开放在吧台上的小型播放器,德斯蒂·斯宾菲尔德沙哑略显慵懒的女声流了出来,让玛尔塔的脑袋得到片刻的清醒。

“我叫杰克,”调酒师细如蚊呐的声音钻进了她的耳朵,变成了一枚子弹打向她的大脑。她清楚地记得这个名字,也记得自己曾与他相见过,但这一段记忆就像蒙着一层帷幕一般让她看不真切,她此时十分后悔刚刚喝下那么多酒来扰乱自己的思绪。

“是在两周前受邀出席塞克斯顿议员女儿的生日宴的调酒师,”玛尔塔完全想起来了,那天她也在场,过生日的是她学校里的好朋友。她有着向调酒师请教的习惯,或许就是在那时她与这名调酒师结识,但不符合逻辑的是...她闭上眼睛,她还是想不起来生日宴上的事情,连她回到自己家都是朋友送的。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在你非要喝下一杯火焰威士忌后,我在宴会上和你跳了一支舞,”她醍醐灌顶,那天她前无仅有地喝了三杯烈酒,以至于在宿醉之后她完全想不起来细节。但是她能确定的是,这件事真切地发生过,因为她在自己的衣兜里发现一片玫瑰花瓣。尽管她当时并没有在意,但她的好朋友解释说是那位和舞的先生留下的。

“玛尔塔·贝坦菲尔小姐。”

她抬起头,看到面前调酒师的笑容。

“很高兴再次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