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 正文

【第五人格杰克同人文】杰克X园丁cp甜文:迷糊园丁和暖心园丁

编辑:Crush2018-07-04 09:53:26来源于:好男人
第五人格杰克同人文

杰克把另外三个求生者都送上狂欢之椅后,才悄悄地靠近了艾玛。

果然是个迷糊的丫头,队友都要上天了,还在锲而不舍的拆椅子。杰克站在她的身后,小丫头认真的拆着,丝毫没有发现他。她时不时地从工具箱里掏出一些东西,拧两下又扔到一边,那得意的小表情可爱极了。杰克看得入迷,忍不住轻笑出声。

“哇!救命啊!”听见笑声回过头的艾玛被吓得半死,飞快的冲了出去,连工具箱都忘了拿。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心跳速度快得难受。隐隐约约想起,爸爸好像告诉过她,心跳速度越快,证明监管者离自己越近。唔!艾玛跑得真累,早知道爸爸唠叨的时候就认真听一听了。

“我有这么可怕吗?”杰克看着艾玛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面具。

地上一个绿色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是艾玛的工具箱。杰克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散落一地的工具收好,抱着工具箱跟随艾玛的脚印追了过去。走了几步,他想了想,把面具取了下来,也放进了工具箱里。他撩了撩自己的一头金发,不戴面具还真是不习惯呢!不过,这个样子,应该不会再吓到她了吧!

艾玛的心跳已经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监管者应该不在附近了。艾玛找了个台阶坐下,噘着嘴踢着面前的石子。跑了一大圈,一个队友都没有遇见,他们都去哪儿了?艾玛干坐着实在无聊,又在附近转了几圈。她不敢走得太远,怕又被监管者发现了。

“呀!那儿有个椅子!”艾玛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的跑过去:“哎?我的工具箱呢?完了完了,肯定是刚刚跑得急忘拿了!”

椅子就在面前却拆不了,艾玛沮丧的坐在旁边,却突然想起爸爸说过,可以在头顶上看到队友的情况。

“咦?怎么他们都是这样?一个圈圈里面一个叉是什么意思?”艾玛自言自语道,顺便再一次对自己不认真听爸爸唠叨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意思就是......已经死掉了。”

艾玛抬起头,便看见了靠在椅子上的杰克,他的手里还拎着她的工具箱。艾玛被他的话震惊了,顾不上逃跑,低下头捂着眼睛:“艾米丽小姐,还有奈布哥哥,都死掉了吗?呜呜~”

杰克本来想逗逗她,见她真的伤心起来,一下子乱了方寸,走上前手忙脚乱的解释:“不,不是,没有死掉,他们回庄园里了,你出去了就能见到他们。别哭啊!”

艾玛抬起头,胡乱的抹了一把眼泪:“真的吗?”

“嗯。真的!”杰克拿起工具箱递到艾玛面前。看到她脸上的眼泪,杰克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想帮她擦一擦。

“哦!天哪!”当杰克发现自己伸出的是右手,想要收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手上锋利的刀刃划破了艾玛的肩,她艰难的站起身,踉踉跄跄地向前跑去。

捂着受伤的肩,艾玛鄙视了自己好几遍。那是个监管者,是敌人啊!怎么能坐在那里让他打呢!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赶紧逃,不过肯定不是因为那个监管者是个帅气的小哥哥!

杰克愧疚的看着自己右手上的血迹,刚刚和她好好说了几句话,这下怕是再也不会愿意和他面对面了。杰克看了看地上还没来得及送还给她的工具箱,算了,没了工具箱拆不了椅子,正好让她可以赶紧逃出去。

杰克找了个阴凉地隐身坐下,静静地等待游戏结束的通知。过了好久好久,当艾玛在他面前走过第六遍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这丫头一直在满地图转圈,不会是不知道怎么出去吧!

看来还是需要他帮忙啊!杰克不禁在心里吐槽厂长,这货急着把女儿送进来,不会就教了她怎么拆椅子吧!这爹当的,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在家门口等着女儿得胜归来的厂长突然打了个喷嚏,这天阴沉沉的,好像快下雨了,女儿怎么还不回来?不过厂长并不太担心,游戏里的规则技巧他全都给艾玛反复讲了好几遍,应该没问题的!厂长这样想着,又哼着小曲去热已经凉了的晚餐了。

杰克叹了口气,快步走到艾玛身边。这一次艾玛很快意识到了他的靠近,逃跑的速度也加快了,不过,小小的艾玛哪里逃得过认真起来的杰克,她的心跳越来越快,艾玛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杰克把手上的刀刃活动了几下,咬咬牙几步追上了艾玛,狠下心来给了她一刀。看着艾玛趴在那儿艰难的挪动着身体,杰克心里赞叹,看着挺柔弱的丫头,竟然能这么坚强。伤得这么重,得赶紧把她送回去了!

杰克几步冲上前去,把艾玛抱在怀里。这一次,他十分小心,不再让右手的刀刃碰到她。

艾玛奄奄一息的躺在杰克的怀抱里,她没有挣扎。队友都不在了,她凭自己肯定逃不出去,要辜负爸爸的期望了,跑来跑去太累了,肩膀上的伤也很痛,不想逃了。

艾玛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却感觉到杰克的脚步停了下来。她意外的睁开眼,就看见这个好看的监管者站在了地窖旁边。艾玛认识这个地方,是在爸爸的唠叨中快要睡着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的,只剩最后一个求生者的时候可以直接从地窖逃生。只是她不认识地窖长什么样,刚刚饶了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没想到竟然被他抱到了这里。

“快走吧!过了这么久,你爸爸等你应该等得着急了。”杰克温柔的笑了笑,在艾玛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把她扔进了地窖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