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将手指刺进了她身体里_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体里

2020-06-29 10:48:42情感生活0

每逢春末夏初,都是网球部最为紧张的季节。随着春季运动会落幕,紧接着就是新一赛季的地区预选赛。

为此,独属于青学特产之一的『校内排名赛』正如火如荼进行着。

「网球啊……好怀念。」

为下一场单打做准备的不二冷不防听到幸村的感慨,微微有些诧异——

『那个时候,我是说,未来,网球仍然存在着吗?』

「存在。至少在我离开的时代,网球仍然是非常受欢迎的体育运动。」

『嗯……那真是太好了。』

「是啊!说起来,我曾经很喜欢网球,就像你一样。」

『像我?』

讶然挑眉,不二少见的露出苦笑——

『像我可不是什幺好事呢。』

将手指刺进了她身体里_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体里

「为什幺?」

那仿佛是理所应当的询问,自初入小学,第一次接触网球,与当时还在幼稚园笨拙的挥舞着球拍的裕太一起,每天每天准时到俱乐部报道,从基础的挥拍,抛球,击球练习开始如此反复却不觉枯燥。

这样的耐心从六岁开始,持续了十年。

你有没有试着坚持一件事,从你还记忆朦胧时起步,经年不曾放弃?如果你这样坚守过,就会明白幸村眼里的不二,该是怎样热爱着网球的。

只是彼时的不二并不知道远在未来时空中的幸村曾经历了什幺,也无法了解幸村语气中‘你一定热爱着网球’的笃定从何而来。国中时手冢严厉的质问,如同磅礴大雨中一道惊雷,惨白的闪电从云层上狠狠划过空气,不二从未觉得那样窒息。

他走在他的前面,犹如迷途中鲜明的道标。

他是热爱着网球的吗?

所有他熟悉的或者熟悉他的,同学,朋友,家人或者亲戚,大概都会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当然了。

甚至一直以来,他也这幺以为着。

喜欢,当然喜欢。

爱,当然爱着。

将手指刺进了她身体里_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体里

只是枫叶林里手冢孑然一身,没有留恋的转头离开。网球在他的面前和他的背影之间落下,弹起,不断放大……周遭所有景物褪色,淡去,消失不见。那时那刻,原以为溢满热爱的水杯滴落最后一颗水珠,在空落落的心之谷中回荡。

嘀嗒。

想要放弃的网球……

嘀嗒。

想要逃避的心情……

嘀嗒。

他真的,喜欢着网球吗?

“不二不二,到你上场了Nya!”

菊丸大呼小叫的跑过半个球场,刚刚又赢下一盘的菊丸此刻心情正好,迫不及待的想要与五年的好友分享一下胜利的喜悦,以及——期待着不二每一场比赛中带来的惊喜。

与菊丸一样兴奋的,还有不二本场的对手——尤擅数据网球的乾贞治。

无论被不二打败多少次,依然乐此不疲的更新着对方的数据,从不见半分气馁。

将手指刺进了她身体里_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体里

这一直是不二觉得特别神奇的事。

“我可是对这场比赛充满期待,不二。”

早早拿起球拍等在自己的半场,只凭那摩拳擦掌的架势就看得出乾的期待大概已经濒临饱和,等不及要释放出来。

“期待什幺?再一次被我打败?”

若是放在平常,对于乾的宣言不二也许会一笑置之。

好胜心强盛的青少年们总有挥洒不完的热血,最常见的表达方式就是令人心潮澎湃的激昂发言。通常不二并不热衷于以语言发泄旺盛的精力,只是今天,有关热爱的问题又一次出现,他仍然找不到答案。

“真让我惊讶!”

如果现在不是身处赛场,乾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拿起纸笔,将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记录下来。某种程度上,不二根本就是在挑衅。

弹跳很高的上旋球,旋转强烈的侧旋球,贴地飞行的下旋球……

凡多的花样在眼前不间断交替出现,就算是被迫停在中场而打出的半截击也以极其不可思议的方式将将越过网线,没有留给乾任何追赶的机会。

与其说是炫耀,更像是在发泄。

将手指刺进了她身体里_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体里

“不二你心情不好吗?”

不仅对于乾,大抵多数人都很难从不二的表情判断他是否心情欠佳。除非你能够了解他每一个微表情所隐藏的涵义,不过如此劳神费心的事就算是乾也很难做到。

“稍微有一点儿。”

真的是稍微吗?乾默默的推了推眼镜,认命的接收着一波又一波来自对面强悍球技的洗礼。

不得不说,尽管这个时候的不二也很难说有多幺认真,但比起平常的漫不经心更为凌厉许多。

打在正手死角的制胜分,直线回合率先变线后的前场短球,强势发球上网后的网前切削,猝不及防的中场高压。

不仅在技术上令人眼花缭乱,战术配合也那样天衣无缝。

微风拂过球场中央,带起额前飘零的碎发宛如夜晚游荡的云丝,骤然锐利的蓝眸就像皓月当空,白鲸轻跃,在海面划出半个弧度。

砸在发球线上的网球仍然带着激烈的下旋,与地面不断摩擦,留下浅浅的印痕,而那颗网球,轻轻回弹,挂在网面上。

6-1不二周助

“果然还是赢不了你啊,不二。”

将手指刺进了她身体里_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体里

一阵莫名的静默里,乾遗憾的叹了口气。

不二仍然站在场上,看着乾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球场,看着他走出两步就掏出笔记本,看他奋笔疾书,好像从不曾气馁。

“难过不甘的话,说出来不好吗?”

在不二的印象里,乾永远都是一副自信满满,成竹在胸的样子。时刻扮演着聪明睿智的军师角色,尽职尽责的为大家制订训练菜单,改正不足,面对学弟时也总是可靠而令人安心。

可就算是这样,默默付出了很多的乾也从来没有向他们寻求帮助。技术的不足,自己想办法提高,体能的不足,自己找时间锻炼,战术的不足,自己找资料充实。好像无论面对什幺困难,是乾的话就一定会有办法……

能够这样真诚的对待网球的乾,才是真的热爱着它的吧。

“网球……吗?”

纯白的球拍被稳妥的放在网球袋里,不二拉好拉链,回头给了在场边观赛的幸村一个温暖的笑容。

之前莫名冷下的气氛倏然得到缓解,幸村亦回给不二同样的微笑。

他们一起离开球场,经过站在场外的手冢身边。天空又高又远,流云翻转缱绻,一周雨水后放晴的空气清新的满是泥土芳香。

斜阳微微染红了天青色的穹顶,云霭重重,变幻莫测。

将手指刺进了她身体里_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体里

幸村忽然指着其中一朵白云,惊喜的伸手去拉不二——

「好像夕雾!」

属于飞行员特别的紧身衣袖裹着白皙的手臂向前舒张,纤长的手指伸展,愈来愈近的靠近不二的背影。

触碰的刹那,白到透明……

在即将穿过那人的身体时戛然而止。不二回过身来,向他微笑,侧扬起头看向他眼中正在天际盛开的夕雾花——

拥有着圆卵形叶片,因花柱纤长而从密集的伞状花丛中伸出,朦胧了花形,好像夜空里繁密的星子,又像一团迷雾,如梦如幻。

那是不二最喜欢的桔梗科植物之一。

“是啊,很漂亮呢。”

情不自禁的,不二也笑起来。

他们一起经过熟悉的店铺,说起今天的变化,比如歪爱赋文具店前多了一盆漂亮的盆栽,常年驻扎在富士山音像店外的流浪狗晚到了两分钟,还有『有间书店』。

那时候,『有间书店』正循环播放着『有一首歌』,不二和幸村就站在橱窗外,明亮光洁的玻璃反射着晚霞微红的光,在表面投下不二瘦削的侧影。模糊朦胧,若隐若现,身边,空无一人。

将手指刺进了她身体里_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体里

一瞬晃了神。

眼前忽然浮现遥远而恍惚的景象,成群结队的小孩子们手牵手路过门前,有位须发老者就搬着椅子坐在那里,慈祥平和的目光留恋的落在小孩身上,直到他们远去,淡在远山的背景里再也无法分辨。

灰暗的图像里不二没有错过老者眼底的寂寥,他仿佛在等着什幺人,有什幺想说的话,张了张口却只是露出一个微笑,喃喃自语。

那是怀念的神情。

是独自一人的黄昏。

「这就是实体书店吗?气氛真好啊……」

幸村不合时宜的感慨打乱了不二没由来的孤寂感,遥远的图像在视野里放大扭曲,像哈哈镜里变形失真的镜像,旋转着淡去,直到完全消失。

仍沉浸在影像冲击中的不二没能马上反应过来,询问的话语先于大脑脱口而出——

『精市没有见过吗?』

「没有见过。」幸村笑了笑,有些惆怅,「大概人类在追求更快更强的路上,终究有些东西,就这幺被遗失了吧……」

“是吗。”

将手指刺进了她身体里_把手指伸进她的身体里

在追求更快更强的道路上,被遗忘的东西啊……

不二呢喃着仰头,流云形成的花朵图案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而它的花语,这样闯入脑海。

夕雾花开,强烈想念,一往而情深。

且走且行。

且行且珍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