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器具1V1一叶_被禁锢的你

2020-06-29 13:40:35情感生活0

第二节〈脚不停,再练手〉

坦白说,我没有每天跑十圈操场。

尤其是爆肝準备期中考、熬夜赶期末报告、流感破病无法下床,以及过年过节回老家探亲,都会让我中断这个反覆且枯燥的行程。

真的,跑操场真的很枯燥乏味。

尤其是自己一个人跑的时候。

寒训时还好,大家都会一起训练一起吃课表,但开学后就只剩下每週固定三和五的中午团练,而团练只会练多球和对练,可不会练跑。

多球,是指捡一盆满满的桌球,并在球桌对面架一个拦球网架,一位负责帮你做球的人,站在球桌的网旁,不断从脸盆中取球做给你,如果是练切球,他就不断切球给你,而你只要不断重複切球的动作,把球切回对面,球会自然被拦球网架给挡下,直到那一盆球全都打完。

我练的多球,通常是侧身拉球,也就是我关键性失误的那一球,学长会在桌旁发长下旋到我的反手,而我要瞬间从反手位置转侧身,然后正手拉球,接着再恢复到原本的位置,下一球来时,再重複转侧身。

通常练个三盆多球,我的小腿就会哀鸣,因为不断从球桌的正面,迅速移转到球桌的侧边,需要小腿肌猛然发力,再蹲低身体,看準球,右手往下摆,直到快碰到地面,看準球,快速向上拉起,像是在空中划一个半圆。

同时,右脚踝旋转,带动小腿重心移摆,连带整个腰身大力转动,接着转腰连身,身甩臂,上臂发力拉起,手臂画弧骤然出劲,这种用全身去拉的球,会非常的旋,非常的有力,但也非常的累。

除此之外,还会练习组合式的多球,像是第一球正手拍,第二球反手拍,第三球侧身拉球,三球一组。或是第一球反手,第二球侧身拉球,第三球正手扑球,也是三球一组。

器具1V1一叶_被禁锢的你

每次练习多球,都会让我深深觉得练跑反而轻鬆许多,真的。

对练,则是指另外一个人实际跟你互相练习,像是练习正手拍,两人不断的用正手拍互相击球,练习的是控球的稳定度,如果两人可以正手拍对练五十次,就算及格。

当然,也可以对练反手拍,一样对练五十次,或者是一人拉球,另外一个人挡球,拉球的人要控制力道和方向,挡球的人要把球挡回原本的位置,这个比较难,能练拉挡十次就算稳定度不错了。

以上这些是用系队的标準来看,如果是校队,可远远不只如此。

多球和对练一个小时左右,大家就会来玩点对抗赛,像是打国王(1)或是分队,输的请饮料或是负责把散落一地的桌球回收。毕竟中午时段就那幺一点时间,要再多练也很难。

这大概就是我大二下学期的主要训练内容,练跑,多球,对练,模拟赛,然后无止尽的反覆循环。

同样的事情,重複做。

听起来简单,其实很难。

格拉德威尔曾在他的书《异数》中提道:「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一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超凡的必要条件。(2)」

这也是后来着名的一万小时定律,只要你愿意每天投入三小时在某项领域,经过十年,一万小时的累积,你就可以成为该领域的专家,不过若要达到神乎其技的顶尖人物,则还需要更久的时间。

一万小时定律有很多例子,其中最广为流传的是莫札特,大家都觉得他是音乐天才,但莫札特在十一岁时创作的曲子并不成熟,直到十一年后,他的交响乐才真的是震古铄今,因此他可说是一万小时的代表人物。

器具1V1一叶_被禁锢的你

回到我身上,我投入打桌球的时间,勉强只能从大一加入系队开始算,跟那些体保生甲组校队从国小打上来的选手,或是国高中有接触桌球到大学入选乙组校队的人相比,练习的时数恐怕连车尾灯都看不到。

但我也不是要跟校队那群怪物比赛,跟他们打球就像是村民打游侠(3),完完全全被电假的,不提也罢。

我的目标,是趁着学长姐们都还在的时候,抱一座冠军奖盃回系上,大三的史学盃是来不急了,但大二下学期的北历盃还有希望,加上这场北历盃也是学长姐们的最后一场赛事,我可不能再输,绝对不能。

就是抱着这一点点希望,或者说是信念,支撑着我每天穿上运动鞋,到操场练跑十圈。

否则,有谁会在一大早出现在操场?

「明明就有!」佳薇的声音突然冒出。

咳咳…其实我后来发现,即便是早上,操场还是有些人的。

除了会来操场绕圈散步的阿公阿嬷,他们会一边慢慢走还一边前后挥臂拍手,还有整支队伍一起练跑的垒球队,脚步整齐还会喊口号,更有一早来操场旁佔篮球场的系篮队员,睡眼惺忪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最菜的。

虽然我也是一副别人欠我两百五十万的大便脸,但只要拉拉筋暖暖身起跑后,就得专注在圈数上,否则一不留神就会忘记自己跑了几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少跑就算了,多跑一圈,可是会严重影响早八的课呢!

「明明有人早八都在睡…」佳薇默默的补了一句。

器具1V1一叶_被禁锢的你

咳咳…所以保险起见,每跑完一圈,我就会比出圈数的数字,从一比到十,十圈跑完,就可以收工回家。加上下学期刚开学时,天气还很凉,跑完回宿舍用湿毛巾擦擦身体,就可以直接去上课。

不过洗衣服的次数倒是变得十分频繁,运动衣也不得不多买几件,跑久了,甚至也会想穿穿看所谓的慢跑鞋。

偶尔,也会有睡过头的情况发生,那就只好把晨跑改成下午跑,上完整天的课再去操场报到,而这时候的操场就更热闹了。

黄昏的操场上,太阳威力大幅减弱,怕晒的人也在此时纷纷现身,因此我得留心注意闪过更多散步的人群,而每次绕过操场旁的篮球场,也会听到阵阵喧闹与篮球落地的拍打声。

比较怕的是垒球队敲飞的球飞过护网,砸到在跑道跑步或散步的人群,还好,他们都是朝着另一头挥棒,所以这种事情还没有发生。

操场简单分成两半,右半是司令台与看台,巨大的阶梯和穿插其中的小阶梯成为众人拉筋伸展的地方,也是其他学生放置杂物或野餐的观景台,左半则是一般柏油路,环绕操场成为汽机车奔驰而过的跑道。

若有改管的机车呼啸而去,都会让我隐隐皱眉,绕圈已经够无聊了,还给我这幺恼人的噪音,实在有够圈圈叉叉。

「所以你很怕吵?」「对啦…对啦…」

练跑完收完操,慢慢走回宿舍。如果是晨跑,这段路上会看到许多一脸倦容的大学生,顶着黑眼圈,心里咒骂着无情的教授,一手提着用粉红色塑胶袋装的早餐,丧尸般的走去教室。如果是下午,则截然不同,欢闹的吵闹声迴荡校园,叽叽喳喳的是女生群,偶尔爆出国骂是男生团,当然这两者也是会互换的。

每次听到哇哈哈大笑的女生们,我都会忍住对她们注目的眼光,低头走路,但如果听到屁干靠肏等词彙,我还是会诧异的瞪大眼,飞快偷瞄一下,看看口出秽言的是哪位佳人,并迅速擦身而过。

「喔…我都不会骂髒话的…真的!所以你不喜欢聒噪的女生喔?欸,不对,你这样性别歧视!凭什幺我们不能骂髒话?!」

器具1V1一叶_被禁锢的你

中午没有练球的日子,到了晚上我也会去桌球室晃晃,喔…还要附加晚上没有人约的这个条件下,我才会拿着球拍,出现在别的系队和校队练习时间的桌球室。

运气好会碰到学长姐或学弟妹,那就可以直接找张空桌对练,学长姐们程度都不差,控球也都很稳定,如果是队长,还可以帮我挡球让我练拉球。学弟妹的话,则换我要帮他们控稳球,让他们能够稳接稳打。

不论是哪一种,其实都很不赖,透过这种练习,能够维持球感和手感,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若久没碰球,就会跟久没开口的英语一样,越忘越多,越学越烂。

若如果没有半个熟人,又有空桌的话,我自己会拉个拦球网架,抓盆桌球,自己对着网架练习发球,千万别小看发球,平常练了这幺多对练、多球、体能,结果上场只会发平球,那后果可是会非常惨烈啊!

发球不稳就是直接送分给对手,虽然超大型的桌球──网球,偶尔会有双发失误,但桌球可是很少看到双发失误的,顶多有时会有「勒豆」(4)的情况,在发球时不小心「勒豆」,重发即可。若发生在双方对打中,则是一种垃圾球,如果进算且对手抢救不及,那幺得分者通常还会跟对方举手致歉。

「唉呀,不小心就得分了呢!真不好意思…这样吗?」佳薇俏皮的吐舌歪着头说。

「不是啦!为什幺妳讲出来一副超欠揍的得意模样啊?」我抓抓头说:「应该是,没想到我的球会触网得分,真抱歉。」

「为什幺要道歉啊?」「因为垃圾球得分很垃圾啊!」「就跟你之前史学盃一样嘛?!」「对啦,对啦…」「学长真垃圾!」「喂!」

不得不说,走在落日余晖的校园绿荫大道上,两人并肩的斜影拉得老长,伴随着校园喧闹的远音与我们嘻闹碎语的近音,踏着练跑完不知为何变轻的双脚与那个像麻雀在我身边跳来跳去的佳薇。

很是醉人。

「可是垃圾球也不是自己愿意的啊…」

器具1V1一叶_被禁锢的你

「对啊,可遇不可求,像喀吧球也是。」

「学长是不是专门练这种球?」

「最好啦!」

「唔…那怎幺老是用这种球得分?」

「我哪有老是!」

「明明就有!」

「没有。」

「有啦!」

「没有啦!」

「有!有!!有!!!」

「唉…」

器具1V1一叶_被禁锢的你

也很恼人。

(1)打国王,一种趣味桌球比赛,先得两分者获胜成为国王,成为国王者需接受挑战者挑战。由挑战者先发球,若失分,挑战者继续发球,若再失分,则换下一人挑战。挑战者若先发球得分,则换国王发球,国王得分,再换回挑战者发球,挑战者失分,换人挑战,若得分,则挑战者成为国王。

(2)MalcolmGladwell,Outliers:TheStoryofSuccess,2008

(3)电脑游戏《世纪帝国Ⅱ》,是一款即时战略游戏,玩家要利用限有的资源征服其他国家或玩家,游戏中负责生产而战斗能力低落的是村民,负责攻击别国而战斗能力高强的是游侠,若两者互相攻击,往往游侠没损几滴血,村民就葛屁了。

(4)发球触网且有发进,英文术语叫「let」,但台湾学习日本发音,「let」后面会加一个「豆」的尾音,因此唸起来就会像「勒豆」,桌球比赛中,发球触网若有发进,则可以重发,不限次数,也就是说,一直「勒豆」,就可以一直重发。但若发球触网没有发进,则算失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