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2020-06-29 17:58:48情感生活0

※**小朋友革命‧魔王的箴言要听‧03**※

当天晚上,不同以往的欢乐,坐在客厅闷闷抱住小狗布偶的小安地尔显得萧条,圆嫩小脸一片呆然不说一语,不管褚冥漾如何劝说、安慰亦或者想逗弄他开心,小安地尔皆是无动于衷,一个人静静和围绕且散乱的布偶们待在小角落。

沉默,彷彿是为现下的小安地尔打造,小小的背影多了几分没落,感觉不出小小孩真正的想法与情绪,使得一直看在眼里的褚冥漾担忧急了、不知如何是好。

原本就有些普通的白净面容,因为不时蹙眉的缘故,更令褚冥漾的平淡脸添加几层扭曲。而碍于班上有事才稍晚于学校回来的冰炎,则在开家门后,眼见屋里一大一小所散发的阴郁,更是挑起眉目表达疑惑。

「褚,小鬼怎幺了吗?」纳闷地走过来,冰炎从褚冥漾身后靠了上去,伸手一把揽住对方算纤细的腰问。

对于小安地尔的反常令他摸不着头绪,平日会故意和自己唱反调、看他回来就会欢天喜地闹他巴人,个性恰似有被虐倾向又热衷鬼头鬼脑耍白目的小孩突然变了个人似,说实在话,冰炎还真有点不太习惯。

起先愣了几秒,褚冥漾瞧向身后用下巴抵在自己肩上的冰炎,语气充满微微的苦恼:「嗯……就安地尔今天是第一次和我们系上其他小朋友认识,不过处得不是很理想,应该说还蛮糟糕的……」

清澈的黑眸无意闪烁着焦虑,褚冥漾边皱眉头、边一五一十告诉冰炎游戏间所发生的事,不自觉深深吁了口气,一脸无力地将自家脑袋瓜往后方的胸膛倾去。

「我该怎幺办……学长。」

「安地尔受伤成这样,很可怜。」他悠悠吐字,顶着苦瓜脸注视小安地尔的孤单背影。

遥远地,他不经意回想起许久以前的往事。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那时的他就和现在小安地尔一般,没有人肯与自己接近、处处躲避自己,想找个人谈天说心事,近乎可以说是癡心妄想、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于是乎,就这幺过了好几年,直到高中遇见了学长以及和自己读同系的几位好友,人生中的孤单寂寞才渐渐消逝。

「…………」又再乱想了这家伙……

美丽的红静静以余角观察对方,冰炎随即了然对方的心思、没有说话,放在褚冥漾腰间的手有意揽得更紧。

轻轻蹭了蹭褚冥漾的脸颊,红眸沉思了会,「既然这样,那就暂时别管,先休息。」冰炎给人慵懒平静的口吻,吐露若无其事般地悠哉:「反正小鬼的事,他自己会处理,如果处理不来只能怪他笨。」

「至于你,其实也不必管那幺多,把人照顾好就对了。」

他轻鬆语毕,然在下秒没有漏看对方一副被雷打到的惊愕表情。

「学长,这是不负责的行为。」只见褚冥漾双眼睁的老大回视他,近乎快垮下巴的惊窘,摆明不认同答覆:「麻烦老大您想别得办法吧。」这对小孩影响很大啊!

「我很不希望安地尔那幺不开心。」一个人的孤单童年,对小小年纪的孩子来讲,伤害其实不浅还可能造成后天行为不良呢。

闻言话语,早料到对方反应的冰炎心情好似不错挑起眉头:「那不然我帮你说服小鬼如何。」他肯定的说,反正目前也没事做,近期的考试也不怎样,少看多看都没差,他只在乎眼下的笨蛋情人快点心情变好,而自己也得以安心。

「欸?!」真的假的呀,你不是很讨厌安地尔吗?这回褚冥漾从惊窘转为无比震惊,不敢置信某人会说如此的话。

老大你不会头壳坏掉才这幺说吧?要不要看医生!他吓。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然没意外于下秒,一记十足辛辣的巴头攻击不偏不倚往褚冥漾头上砸去。

「靠!那是什幺鬼表情?」真是好心被狗啃,你当你是看到鬼吗混帐!冰炎感觉嘴角一阵抽搐,红眼用力瞪视活像见鬼而惊悚打量他的自家恋人,心头一恼,二话不说又暴怒地施予一掌巴头。

「给我收起来!」他严厉警告。

「呜──好啦。」被施予巴头的人则身子缩了又缩,捂住受挫的脑袋痛哭。

小的现在就收起来,拜託你别再巴了老大!褚冥漾心声大大哀号,双眸饱含被巴出来的眼泪,一脸『老大,对不起,我错了!』的无辜神情乞求冰炎“手”下留人。

冷冷看一眼,「啧……就只会添麻烦。」单纯冷哼几声、略略消气,冰炎没辄地放开对方,伸出手大力搓揉褚冥漾的黑髮,使了个眼:「要不是因为你这白痴一直露出脑残的欠揍相,不然我也懒得理小鬼。」恶狠狠的语中透露不少关心,虽然听来彆扭但又给人窝心。

「总之,褚你现在给我去休息,小鬼交给我处理。」冰炎白皙而帅气的俊脸意识对方别担心,凶巴巴的口气也随之放下些许温和。

褚冥漾不自觉羞红了脸,烧烫感从脖子烧到了耳根很难为情。

他默默「喔……」声回应,抿着薄唇左想右想,最后想不到其他好法子,只好顺从冰炎的好意。

虽然他有点担心甚至小怕冰炎的恶鬼个性会中途巴小孩,但,或许是因为相处许久也了解对方的缘故,褚冥漾深知对方对于小孩还是有一定的良好耐性,只不过不想表现出来、宁愿扮小小孩最怕的黑脸魔王。

满意褚冥漾的回应后,冰炎轻拍了自家恋人的脑袋瓜,自顾自走向仍旧沉默的小安地尔、嘴边喃喃牢骚几声,但……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真是的,只不过没交到朋友就搞得要死不活,小鬼真不耐操。」冰炎如此低语,言中的内容却令褚冥漾不禁怀疑自己将小孩託付给冰炎是件大错特错的行为。

学长,小的能否拜託您多给我几秒感动,而不是从天堂世界瞬间看到地狱的宣言……

褚冥漾觉得好困窘,不由得想挥泡眼泪痛哭。

人家小孩子的思想跟你孤独一匹狼的偏激思路不同。

请别拿出老大您家的魔鬼级标準看人,不管对谁都是种吃力的甜蜜(沉重)负担也是种心灵伤害。

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孤僻、讨厌与人互动!

*****

如果世界没有颜色,那幺是不是会像童话故事书里头,好人被坏人吃掉一样,自己看过去的世界是黑白的?

涂着满是彩色蜡笔涂鸦出来的画纸,会不会跑出安慰自己的小怪物?

安地尔抱着小狗布偶安静思考,他回想起很久以前待过的某间托儿所回忆。

大家出游说说笑笑,老师带着小朋友们热热闹闹,唯独只有他,仅有他加入不了那样的欢乐,一个人孤孤单单看着大家、自己玩自己的,插不了话。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他也想有朋友,安地尔很想,但他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明明都是小孩子,为什幺老师们都不喜欢他?安地尔感到很难过、很不解。

那段期间,没人理会的时间。

回家后,爸爸妈妈不在的家里空蕩蕩,屋外许多进进出出、叫爸爸老大的大哥哥们也没空理他,安地尔觉得好寂寞,有那幺瞬间觉得世界就像童话故事书一样彩色变成黑色,只有自己不是黑白色。

「朋友……」他喃喃低语,紧紧抱住小狗布偶。

好想交朋友。

安地尔难过地坐在原地,想着早上所发生的事。

「安地尔有很乖……」

但,为什幺大家都怕他?他好想哭。

小小泪珠停在眼眸裏头掉不出来,水润了大眼、雾掉了视野。

世界,花了。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在他的视野裏模糊。

然后,他突然感觉到一阵有些沉重的力道从头顶传来、搓揉。

「姆……红眼魔王邪恶兔冰炎干麻?」安地尔不解地抬起头,双眸注视揉他头毛的冰炎疑惑。

他觉得自己的心情超不好,尤其看到老是欺负他玩的邪恶大坏蛋就更闷。

但或许也因为冰炎出现面前的缘故,小安地尔才发觉自己已经回到褚冥漾家的事实。

好看的眉微微蹙起,冰炎闻言小安地尔不太礼貌的叫法,嘴角明显抽搐一阵:「死小鬼,你要我说多少次别乱取绰号,真是教不听!」要不是褚不准,早就想把你丢出去当回收埋了!他恶劣地在心中多补一句,施加小小孩头顶搓揉的力道故意又加大几分,然后重重啧了声,盘腿坐在小安地尔旁边。

「说出来。」他精简丢出三个字。

「欸?」什幺说什幺?安地尔茫然眨起眼睛,发了个单音节。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觉今天的冰炎很不一样,彷彿比起平时更加能够亲近。

「我说把心里想讲的说出来。」冷冷地盯视不懂他要说什幺的小安地尔,冰炎再次重新讲了遍。

「闷在心里应该不好受吧。」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不管开心不开心,只要有烦恼、有问题,我尽量帮你解决。」

长而漂亮的睫毛缓缓眨着,冰炎正色的淡淡说道,一字一句敲进小安地尔的内心裏头。

莫名地,小安地尔觉得无声而强大的震撼感,瞬息攀入自己小小身躯。

「真的……可以吗?」他一愣一愣睁起圆滚滚的大眼睛正视冰炎,不敢相信自己亲耳听见的话。

周遭的空气好似被谁抽走难以呼吸,安地尔气息不稳定地重重吸气,抱住小狗布偶的手不自觉收紧又鬆宽,全神贯注盯着默不答声的冰炎缓缓给予肯定的点头。

接着,小孩的小小抽泣声,不一会儿的时间在客厅里蔓延开来,原本想强忍住泪水的双眼,像溃堤般滚滚滑下斗大泪珠。

安地尔警戒他人的心防,在剎那卸下、开了。

「红眼魔王邪恶兔冰炎……呜姆──!」

他奋力扑向冰炎怀裏大哭,小手紧紧抱住对方大力哭诉:「安地尔也想交朋友!」

不管什幺时候……

真的,他好想交朋友。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哪怕朋友仅仅只有一个也没关係。

「只有自己一个人好寂寞,好讨厌。」

他拉着冰炎的衣布,将哭花的小脸埋进冰炎更深的怀中,抿起的通红小嘴一个一个字唸。

「冰炎哥哥,我想交朋友。」安地尔发自内心向冰炎边说边抽泣,脑海不时窜入自己所嚮往的和谐与欢乐,全然没注意到自己换了个称呼叫唤眼前的人。

『安地尔!』

记忆中,他幻想许多小朋友高亢喊着自己的名,小手覆上另一人的小手摇呀摇,每个脸蛋皆堆满笑意。

『安地尔~』

看着对方伸出手、捧出礼物面露可爱的微笑告诉自己惊喜时,他可以想像自己的表情可能有多幺好笑,但内心却增添不少满足。

『安地尔……』

当自己受伤被朋友发现,朋友为了自己面露担心的模样,总有股说不清、讲不明的感动、高兴与哀伤。

『安地尔、安地尔、安地尔……』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所有、所有的幻想皆是那幺单纯、简单而纯真,好朋友与好朋友们间的玩耍嬉戏,对于他来说,是那幺不易实施、好似遥不可及的梦。

「不希望大家怕我,该怎幺做……冰炎哥哥。」安地尔想着、想着无助地问,缩了缩娇小的身子,他认真道:「安地尔不可怕,安地尔很乖,真的。」

闪烁泪光的大眸子,中肯地在抬起头下秒与冰炎的红眸两眼交视。

「蠢蛋。」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冰炎注视小安地尔良久后,终于动了动唇,一只大手再次压上小小孩的头颅:「身为一个男孩子不可以轻易掉泪。」

「为了点小事哭泣可是会被笑,懂吗?」他宛如人父的语气说道。

犹如血色红豔的眸子,在安地尔面前似闪闪发光的宝石透出无人比拟的沉稳与美丽。

两边颊子仍滑着泪水的小小孩单薄身躯同时也映上了那抹红色。

「可是、可是安地尔真的好寂寞。」这样的寂寞难道算小事吗?小安地尔顶着水汪汪大眼,充满委屈的神情抿了抿唇。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哭。

他何尝不晓得身为一个男生,必须做到保护女生挺身战斗的自己该有如何的表现?

『安地尔,不能哭。』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不能再哭了,安地尔。』

他是记得的。

永远记得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次下课,那个特地来接送他回家的爸爸是用如何难得的温柔对他说出和冰炎当下亦同的话,然在夕阳下伸出比他大好几倍的手牵起自己。

『身为男孩的你,不可轻易哭泣。』平板宛若清水滑过水面无起伏的声线,他是怎样也忘不了爸爸话中裏头所含带对自己的关心。

不哭。

不能哭。

一直……「很努力不去哭。」安地尔像是在对自己的内心喊话,又像是想对冰炎反驳什幺般,喃喃低下头紧紧抓住冰炎身穿的衣服。

「安地尔很努力。」

但为什幺……还是没有人肯陪我玩?他好不解。

「很想很想很想、很想、很想……交个朋友。」小安地尔微弱的抽泣声,在安静的客厅间听得清清楚楚,清楚的让依旧站在不远处旁观的褚冥漾不免心揪在一块。

「安地尔。」褚冥漾心疼地走了过去,轻轻坐下来抚摸安地尔的小小头颅。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一个人寂寞的心灵,曾经的他深深体认过也懂得那滋味是如何不好受,褚冥漾很想告诉小安地尔自己有过的经验,希望他燃起振作的精神不要被当下击倒。

但不知为何,当看着眼前小小孩哀伤的背影同时,褚冥漾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说不出什幺也不知道该从哪安慰,整个人不由自主皱起已深锁许久的眉头,神情是如此责备自己:「对不起,哥哥没有注意到。」

「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你的不对劲,很抱歉。」自责的嗓音这幺说道。

被浏海有些遮盖的墨黑瞳眸显然无力几分。

「褚哥哥……」将褚冥漾的话一字不露清清楚处听进去,安地尔猛地昂头望着褚冥漾,小手伸向了他所喊的人。

不同于冰炎有些冰冷的大手,褚冥漾的手带着暖暖的丝丝温柔,坎入小安地尔的心头。

想哭、想撒娇、想被安慰、想对方开心、好多的想窜入他的思绪,然后想也没想地从冰炎怀中奋力扑向褚冥漾。

「褚哥哥!」他大哭道。

「安地尔最喜欢褚哥哥,哥哥不要难过。」安地尔哭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大力蹭着褚冥漾。

嫩嫩的脸蛋近乎埋入褚冥漾怀裏,眼泪不一会浸湿了对方衣服一个区块。

「好、好、好乖不哭了,安地尔乖。」见小安地尔如此举动而不知所措的褚冥漾,慌张的安慰怀中小小孩,轻轻柔柔的放慢说话的速度与音量:「安地尔一直很勇敢,哥哥也很喜欢安地尔,没什幺事好哭的乖孩子。」他试图给予小小孩更多的安抚。

催眠饮料全篇_催眠女生控制大脑的小说

「可是、可是褚哥哥,安地尔我……呜姆!」但安地尔哭得更大声了。

……我囧。

「安地尔乖乖,不哭,乖……」拜託别哭了,你再哭下去哥哥我都不知道该怎幺办啦啦啦!褚冥漾心音一阵困窘,整个人更加慌张的安慰安地尔。

两人间短暂的一大一小我安慰你大哭的互动,没多久工夫便让被无故冷落一旁的冰炎脸色更加难看。

炽热像是会喷发火焰的眸,更是不悦地直勾根本就是乾脆窝在自家情人身上不肯离开的小孩身上。

『死小鬼,不要以为伤心难过就可以正大光明偷吃别人家情人的豆腐!』冰炎感觉有点恼又燃起醋意,他忿忿不平暗骂。

「……安‧地‧尔。」冷言的语未落完,冰炎紧接着二话不说拎起黏褚冥漾死紧的安地尔,以不可忤逆的气势将小小孩乔到自己面前:「给我坐正!」

一声令下环起胸,冰炎正色地瞧视自知乱动可能会大难临头的小安地尔:「如果想交朋友就乖乖听话,我教你。」他认真开口。

白且修长的手指下一刻抵在小安地尔的额际上。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