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大叔我会乖_拈花惹笑

2020-08-01 13:41:23情感生活0

下午第一节课:数学。

业看着背对着他们的杀老师,十分认真的拿着粉笔和课本在讲台上讲解,缓缓的拿起了手枪──然后,在就定位準备发射子弹的那刻,前方的杀老师身子一动,回过神来时他手上已经拿着业刚才所指向他的手枪,转过神来笑着说:

「业同学,从拔枪到开枪的时间太慢了,为师等得不耐烦了便帮你做了美甲。」

从那之后,业一直在朝杀老师进攻,并且一一被杀老师反击,然后到了第四节课:家政。

身穿围裙以及帽子的杀老师在教室内走动看看学生们的情况,看到似乎很苦恼的一组便走了过去,问:「不破同学妳们这组做好了吗?」

不破拿着汤勺,苦恼的回答杀老师;「嗯……不确定耶,感觉味道有些刺舌啊。」听见后杀老师便拿起一旁的小汤匙说:「我尝尝吧。」

靠到了他们一旁的业说:「欸~要不从做吧。」接着将装着液体的碗往一旁一拨,碗装着的汤汁立刻散了出来,同时抽出了匕首準备往杀老师身上一刺。

然而在刀刃碰到杀老师时他早已躲开,并且帮业换好了粉红色的围裙及红色的帽子,说:「你忘记穿围裙了呦,业同学。」抬起一只触手,上面拿着的是应该已经被打翻的锅盆,向着不破说:

「汤的话不用担心,为师刚才已经在空中用滴管全部接回来了,并且加了砂糖。」听见后不破尝了一口,讶异的说:「味道变淡了!」

看着迎刃有余的杀老师,业扯掉了头上的帽子,生气的看着杀老师。

已经将汤品调理好的空只是静静地继续将刚做好的液体喝完,而早就进食完毕的雪则盯着那边的业及杀老师。

大叔我会乖_拈花惹笑

嘛,这种攻击当然不可能将「那个人」打败嘛。

那之后,杀老师一直「护理」着準备暗杀他的业,业的攻击与之前不同,全部都被杀老师反击了回来。

时间很快的到了放学后。

担心业的渚到了校舍外的悬崖边看着坐在悬崖边缘长出的树上的业说:「业,别急躁,跟大家一起合作吧,被杀老师盯上的话,一个人是无法解决他的,他跟一般人可不同。」

听见了渚所说的话,业只是像在思考什幺般说了一句:「老师啊……」

跟着渚出来的雪和空对看了眼,然后将视线转回了业身上。

业过了一会后抬起了头,恢复到了平常的语气回答:「才不要,我想杀,不能以有趣的死法死去才让人火大。」

突然,身后传来了声音,慢慢走了过来的杀老师像回应他一般说:「业同学,为师今天护理了你很多次呢。」然后原本黄色的头变成了绿黄直线相间,接着说:「你还可以继续来杀为师喔,我会把你打磨的更加闪亮。」

业露出了笑容,然而和平时猖狂的笑容有些不同,像是决定好了什幺般,注意到他身旁气氛的变化,雪和空同时看向了业,他只是站起了身向杀老师问:

「我想确认一下,杀老师是『老师』对吧?」

──吶,妳还记得约定对吧?

大叔我会乖_拈花惹笑

有什幺与这个场面有些重複的片段出现在了她的脑中。

杀老师点了下头,回答:「是的。」

「老师就是,拼了命也要保护学生吧?」

──既然如此,约好啰。

「当然啰。」

业举起了手枪,对準了杀老师。

──即使我不在了,也……

「这样啊,那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杀掉你了。」

业的身子往身后的悬崖往后仰,接着坠落了。

「──啊。」

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约定了什幺?即使如此──

大叔我会乖_拈花惹笑

不希望,再有人在自己面前这样死去了。

等她回神过来时,她的身子正在坠落,然后握住了业的手,令她讶异的是就连自己也不明白这样的行为有什幺意义。

「请不要做出这种行为。」

在往下掉落的空中,空依旧以面无表情……不,平常什幺都没有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悲伤,接着翻过了身,朝着上方的树干投出了平时携带在身上一边挂着重物的长绳,虽然绕住了上方的物体,但马上又因承受不住重量掉落了下来。

看着身下的土地,不可思议的没有什幺慌张的情绪,只是冷静的计算着要以什幺方法承受最低限度的伤害……只不过这样的想法在不久后就不需要了。

明明还没有到达地上,两人的坠落突然停了下来,过了会才发现背后有着围成如蜘蛛网般的触手,杀老师在那触手之下一点也不慌张的说:「业同学,将自身算进去的暗杀实在令人钦佩,如果用音速就你的话你的肉体会无法承受,但放慢速度的话又会被你的子弹打中。」

过了会反应了过来情况,似乎因为衣服的纤维材质与一般制服不同,没有被杀老师的触手黏住,空呆滞了一下子后便坐了起来,杀老师有些讶异的看向了她后又说了下去。

「好在空同学的行动给为师一点思考时间了呢,来了个黏黏大法。」说完后杀老师便将两人送上了刚才的悬崖上,收回了触手后继续对着业说:

「对为师来说,字典中不存在着对学生见死不救的选项,你可以儘管信任为师呦。」

听见杀老师所说的话后业露出了有些讶异的神情,叹了口气,脸上浮现了不同以往清爽的笑容。

「明白了……我会杀了你,明天也会继续。」听见后杀老师笑着点了头,换了个话题又补上一句:「对了,业同学也要对空同学道谢喔。」

大叔我会乖_拈花惹笑

听见杀老师所说的话他们才转向了一旁,这才发现……

「妳这家伙为什幺每次都做些乱来的事情啊!?明明长得一脸无口样!」

一旁的雪正对着被她的气势逼得下跪在她眼前的空说教,空只是仍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想着刚才的人情不还不行,业走了过去阻止雪,手上拿着一个小皮包以劝告的语气拍了下她的肩膀说:「嘛嘛,别在意这点小事,回去时请妳们吃饭吧,渚也一起喔。」

听见了这句话雪和空立刻看向了业,同步点了点头……这两人果然是姊妹啊。

杀老师被这温馨的场面感动了一下子……真的只有一下子,立刻发现了盲点,「那不是为师的钱包吗?!」

业走到了一半,回头向杀老师理直气壮的说:「谁叫你傻傻的放在办公室。」

杀老师十分激动的大喊:「还给我!!!」

业笑着说:「好呀。」将钱包扔给了杀老师……他当然没有这幺好心。

杀老师打开钱包后才发现里面空蕩蕩的,再次大喊:「里面已经空了啊!」

「我看只有些零钱便捐掉了嘛。」

大叔我会乖_拈花惹笑

「妞呀──」杀老师抱着头慌张的旋转,「你这个不良伪善者!」

没有理会杀老师这个月的生活要如何过下去,一行人就这样离开了。

「对了,业,你应该不知道吧。」半路上,雪突然向心情似乎顽好的业说。

「?」

指向了空,雪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将以往请空吃饭的经验说了出来。

「空只要不是花自己的钱食量超大的喔。」

「……」

到头来,业从杀老师那拿到的钱也一毛不剩的全部请人吃饭花掉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