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情感生活

一会儿你就舒服了_好疼呀

2020-08-01 18:42:22情感生活0

说罢,墨绿色的身影融入夜色之中,下一秒竟如鬼魅般消失的无影无形。

同时,远方响起杂沓的马蹄声,两抹身影渐渐的映入眼帘。

是明智光秀与另一位身穿雾紫色盔甲的武将,刚刚佐助已经察觉到他们的靠近了吧,果然是忍者,多幺敏锐的感官阿。

我转向小蝶对她说:「小蝶,乖乖地跟他们走吧,佐助说的没错,待在织田的势力下总比在外游蕩的好。」

「可是...」小蝶仍有些担忧与犹豫。

「相信佐助,他会找到我们的,我们要活着等他过来呀。」我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头。

两名武将策马来到我们面前,明智光秀擒着一如以往欠揍的笑容说道:「终于找到两只擅自逃家的小猫咪了,该跟主人回家了吧。」

谁是你的猫咪,我在心里大大的翻了几个白眼。

「光秀大人,请您别再开玩笑了,我们的任务是将他们带回安土城。」

身穿紫色盔甲的武将俐落的跃下马背,他对我们露出天使般微笑

「初次见面,我是石田三成。你们是从远方来的旅人吧,很抱歉刚才在本能寺让你们受到惊吓了,我们没有恶意。两位女子在外头非常危险,请您跟我们走。」

一会儿你就舒服了_好疼呀

原来是石田三成阿,我记得他好像是丰臣秀吉的手下,也就是说我们也会遇到丰臣秀吉啰。

我与小蝶互相看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好吧!」

石田露出喜悦的笑容:「太好了,我还怕你们不愿意,打算说服你们呢!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说毕他把小蝶抱上马背,之后上马奔驰而去。唔,既然小蝶乘坐石田的马,那我不就.......

我缓缓地回过头,看见明智光秀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他朝我伸出手,淡淡的邀请:「上来吧。」

魅惑的眼神锁着我,彷彿期待着我的回应。这样的举动不知为何在我心中泛起小小的涟漪。

我在干嘛?这家伙不久之前还想把我处理掉耶,不能掉以轻心。压下内心的骚动,我回握住他的手。

「我要坐后面。」上马前,我对他说。

「如你所愿。」

明智光秀露出令人捉摸不定的笑容,握住我的大掌稍微一使力,轻而一举地将我拉到他身后。

一会儿你就舒服了_好疼呀

「坐稳啰。」

缰绳一挥,我们如同箭矢一般,破空而去。强大的作用力差点把我摔下马背,可恶!这不是机车,后面没有把手可以拉!我用力的抱住明智光秀的腰,暗暗骂道。

「你就不能骑慢点吗?」我朝着前方宽大的背影扯着嗓门大喊。

「办不到,我们必需赶回城里。」耳朵紧贴在明智光秀的背部,他的声音透过身体的共鸣,传进我的耳膜。

「那...那我还是坐前面好了!」我抬起头,用尽全地大吼,再这样下去我肯定会摔下马背。

奔驰的马蹄倏地停了下来,我重重的撞上了明智光秀的后背。这个混蛋肯定是故意的,我趴在他的背上,头昏脑胀的咒骂。

「不是要换位置吗?还是你想维持这样的姿势回去?」

明智光秀回头,看着他嘴边的笑容,在心里默默砍了他几百刀。我慢慢地滑下马背,差点腿软跌倒,怎幺办,身体无法使力,看着颤抖的双腿,我定格在地面上。

像是察觉了我的窘境,明智光秀优雅的跃下马背,走到我身旁,双手扶住我的腰。

灼热的温度从他的双手渗透进我的肌肤,有些酥麻。他将我放上马背,而后上马。

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他的动作有些温柔,结实双臂绕过我的身体握住了缰绳。

一会儿你就舒服了_好疼呀

「走啰。」

他在我耳边说到,温热的男性气息喷在我的侧脸,使我缩了缩肩膀。忍住害臊,我转过头斜睨了明智光秀一眼。

「快走吧,不是还要赶路?」我说。

明智光秀轻笑一声,策动缰绳,马儿再度奔驰了起来。起步的那一瞬间,我再度向后倒,但这回跌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中。

为了维持平衡,我下意识的抓住了缰绳,挺直身体,避免自己与明智光秀再有亲密的接触。

在颠簸的马儿上维持平衡并不容易,不一回儿我已感到腰痠背痛。

「你骑过马吗?」这时明智光秀开口问我。

「没有。」

我只看过马术表演,本来以为不困难,但没想到光是骑马就这幺不容易,更何况是骑在马上表演,真是佩服。

「你这个样子还没到安土城,估计就筋疲力竭的摔下马了。」

明智光秀玩味的看着身体直挺挺的我。

一会儿你就舒服了_好疼呀

「放轻鬆点,这样紧绷身体骑在马上是非常耗费体力的。试着感受律动,想像自己就是匹马,奔驰在宽阔的草原上。」

他倾身再度贴近我的耳边低喃。

熟悉的酥麻感一拥而上,我懊恼地说道:「你这样子教我怎幺放鬆阿。」

明智光秀听到我说的话,愣了一下,随后低低的笑了出来,他离开我的耳边,不再说话。

咧咧的风声敲荡我的耳膜,看着身旁如同快转般倒带的景物,渐渐地放鬆了紧绷的神经。

其实这种速度我是不怕的,在台湾,我的机车不会骑得比现在还慢。也许是因为突然遭遇这幺重大的改变,让我整个人像是被逼入绝境的动物,草木皆兵。

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让自己的心跳跟上马蹄声,随着律动,轻轻地摆动身体。

浮躁的心缓缓安定下来,破风之声慢慢离我而去,我不再感到颠簸。好安静,当周围的一切渐渐变得寂静,嘴角不自觉地弯出美丽的弧度。

这一刻,我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忘了身后的男子,忘了一切恼人的事物,天地万物间,只有我。

不知何时,明智光秀放开了缰绳,双手扶在我的腰间,让我驾着马儿,乘风奔驰。

「你不怕我让马失控?」我疑惑地问。

一会儿你就舒服了_好疼呀

「你不会。」他肯定地望着我。

「你是天生好手。」扶在腰间的手暗暗的收紧了力道。

听到他的称讚,我竟有些雀跃。唔,每个人被称讚都会感到高兴,不用想太多。

迎风驾马的感觉太令人心旷神怡,对于腰间的手也不那幺在意了,我们就这样共乘一匹马,在月光的引导下,奔向了安土城。

文章评论